<th id="g4o18"></th>
<th id="g4o18"></th>
  • <code id="g4o18"><small id="g4o18"></small></code>
    1.  

      營口市銀船容器制造有限公司

      Yingkoushi Yinchuan Vessel Manufacturing Co.,Ltd


         ABOUT US

            關于我們

         新聞動態  News
      一箱難求!“空箱”成搶手貨!
      來源: | 作者:ykycrq | 發布時間: 2021-01-20 | 200 次瀏覽 | 分享到:
         在疫情的影響下,2020年的外貿經歷了先抑后揚的態勢,上半年外貿生意清淡,下半年卻迅速回暖,達到火熱狀態,超過市場預期。上海港集裝箱吞吐量在2020年達到4350萬標準箱,創歷史新高。訂單有了,可是集裝箱卻一箱難求,這種狀況,一直持續到今年開年之后。


      海外訂單火爆 港口碼頭空箱難求 


        上海港外高橋滬東碼頭工作人員透露,近期碼頭都是滿負荷運轉。在堆場,堆放著大量集裝箱,里面存放著貨物的重箱比空箱數量多出不少。 

      外貿的火爆加劇了企業對集裝箱的需求,缺箱的情況在內河港表現得極為明顯,記者還探訪了浙江安吉上港碼頭。
       


        記者觀察到,很多集裝箱都是從上海港運到安吉上港碼頭的,這些集裝箱也是即將發往外貿企業進行貨物的裝配,往年安吉上港碼頭的空箱子的量能達到9000多個,但是近期由于集裝箱緊缺,空箱數量已經銳減到1000多個。 
        李銘豐是一名江船的船員,他告訴記者,由于集裝箱調配難,船舶等待時間從原先的幾小時拉長為兩三天。


       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上港國際港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李偉表示,目前可以說是一箱難求,空箱在支線船舶上被所有的制造企業一搶而空,根本不能應對整個出口業務的需要。

      空箱大量滯留海外 海運價格飛漲


        由于集裝箱調配難,船舶等待時間要2-3天。集裝箱一箱難求,外貿企業和貨運代理們急得團團轉,不僅僅是找箱難,運價也在持續上漲。


        郭紹海從事航運業三十多年,是一家國際貨運代理公司的負責人。近幾個月他一直在為找集裝箱發愁,外貿客戶不停要箱子來裝運貨物出口,可是集裝箱卻一箱難求,只能不停和船公司協調要箱子。從去年九、十月份開始一直缺箱,到今年非常嚴重,他只能叫車隊在那邊等著,業務上的精力都是放在找箱子上。


        郭紹海直言,往年十月份以后是航運業的淡季,但是2020年完全沒有淡旺季之分。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,外貿訂單量大幅增長,遠遠超過市場預期。但是疫情影響國際物流和海外港口效率,大量空箱在美國、歐洲和澳大利亞等地積壓,集裝箱出去了卻回不來。 

      申萬宏源證券交運物流首席分析師 閆海:更核心的還是疫情導致的工作人員效率低下,所以全球的碼頭,尤其是偏進口國的歐美,其實港口的延遲時間是非常長。


        市場上大量缺箱導致航運運價飛漲,熱門航線的價格漲幅更是夸張。郭紹海拿了兩張運價單給記者看,半年多的時間同一航線的運價翻了兩倍。對于外貿企業來說,生產不能停,手持訂單但大量貨物卻很難運出去,資金壓力很大。業內預期集裝箱和艙位緊缺現象還會持續。


        郭紹海告訴記者,2020年5月18日,上海到美國西岸長灘的海運費,當時40英尺箱是1550美元,今年1月7日就是4500美元了。

        上海某國際貨運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嚴先捷告訴記者,小柜的價格到美西要漲到4000多美元一個柜子,那美東小柜可能要漲到6000、7000美元了,而且在過年前可能還沒有艙位。歐洲現在價格也在持續地增加,大柜可能要漲到9800美元,而且有很多客人10000美元都沒有柜子。
        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綜合指數是集裝箱運輸市場價格變化的“晴雨表”。上海航運交易所最新數據顯示,1月8日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綜合指數報1753.85點,再度刷新歷史新高。而2020年5月的平均值僅為837.74點。 

      浙江外貿企業拿箱成本高 出口貨物堆滿企業停車庫


        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情況下,我國的外貿企業的訂單還在增長,這實屬不易,但也出現了集裝箱供應不足的窘境,外貿企業的近況如何?記者來到了素有“椅業之鄉”的浙江安吉進行了調查。


       

        丁晨經營著一家家具生產企業,他告訴記者,2020年下半年的出口需求特別旺盛,他的公司訂單已經排到了2021年6月份,但是出貨難的問題始終存在,貨物積壓嚴重、庫存壓力大。



        丁晨直言,不僅僅是庫存成本上升,想要拿到集裝箱還要多花錢,2020年多花在集裝箱上的錢就超過300萬,凈利潤縮減了至少10%。他表示,正常的運費是在6000元左右,現在需要多花3000元左右的額外費用去提箱子。
        另一家外貿企業也面臨著同樣的壓力,只能通過產品漲價來消化部分,還有大部分只能自己承擔。針對外貿企業面對的種種壓力,當地有關部門采取了包括信用保險、減稅降費等多種措施來服務企業。


       

     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商務局外經貿科科長 錢方圓:我們會指導和引導企業用我們的信用保險的模式,來保障企業應對出貨風險。


       

     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縣委辦副主任 高峰: 一對一聯系1400多家企業出臺了減稅降費、復工復產等28項制度,總共兌現資金36億元。 
      面對這種集裝箱緊缺的現狀,港口通過優惠政策吸引空箱,船公司也開通了加班船,不斷增加運力。


       
      上港集團生產業務部副總經理 楊焱濱:我們給船公司提供了一些裝卸的優惠政策,如果它能把一些空箱帶進來的話。整個半年通過我們政策的優惠,吸引了將近22萬空箱到上海港來。


       
      中遠海運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全球銷售戰略客戶部經理 湯偉:從2020年6月開始截止到2020年年底共計增加了40艘船舶,整個運力增幅達到了20萬標準箱。


      來源:央視財經

      責任編輯:胡晨曦

      日本妇人成熟A片好爽在线看,韩国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,欧美ZZ00ZZ00与牲交